我的轻博客

关于朋友

顾尘寰:

文/顾尘寰 图/百度

前几天跟老妈通电话,说这个月底打算回去老家一趟。她问我大概几号回来,我说应该是在26、7号吧,回去之间会提前给她打电话。 

说完要回家的事情,我们也就随便扯淡,她说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我。

坏消息是奶奶生病住院了,差一点我就成为再也没有奶奶的人了。

至于好消息,老妈还卖关子,说让我猜猜,看我能不能猜到。要说到好消息的话,其实我是真的猜不到的,一个人在外地工作,对家里的事情也不了解,偶尔打电话回家也只是聊些无关痛痒的话题,何况我也真想不明白能有什么事情会被老妈欣喜得称为“好消息”。

 

我直接跟老妈说我猜不出来,让她直接告诉我得了。

不过这个好消息,若不是老妈说出来,我是真的猜不到的。

好消息是,当年老爸那个借了我家钱做生意失败逃逸的朋友,回来了……

 

老爸,是一个传统的中国男人,这辈子唯一的成就也许就是娶了一个像我妈这样的好女人。老爸老妈一起走过了他们人生中最黑暗困苦的时期,告别了永远财政赤字的年代,过上了小康的生活。

他们就像大多数中国父母一样,孝敬长辈,抚养子女。

老爸这一生只有两件觉得遗憾和痛苦的事情,一是:零八年高考,学习有些愚笨的我好不容易考上了二本的分数线,那年他是想找人让我去江苏警官学院念书的,后来因为一时犹豫,错事了这个机会。

其实我本人是极度不希望去这个学校的,即便它再好,不喜欢,还是不喜欢。老爸看中的只不过是从警官学院毕业出来的学生有98%都能成为公务员,将来不用再为工作发愁。

虽然不喜欢,但还是听了老爸的安排,去给眼睛做激光手术,报名参加警官学院的体检。原本那个高三毕业的暑假应该是极为开心和放肆的,但因为这个缘故,却是让这个暑假一点都不快乐。

二是:零八年底,老爸结识交往了快三十年的好友,这一年做生意失败,携带家属逃逸,这一去就再也没有消息。老家这一批帮这个叔叔在信用合作社联名担保贷款的人,被告上法庭,要求他们偿还债务,老爸从此进入了信用黑名单。

从这年开始,老爸开始变得郁郁寡欢,他这辈子用心交朋友,却没想到最后认识了这么多年的朋友会这样对他。我知道老爸并不是在乎叔叔借的那些钱,他痛惜的不过是哪怕没钱了,至少也要给他打个电话,亲口解释一下。

而这一个解释,老爸等了足足六年。虽然这六年间,我和老妈以及老爸的其他朋友不断开导他,但他还是看不开。这些年,他白了太多头发,看上去也比岁月侵蚀老得更多一些。而每日与他同塌而眠的老妈,也是被他气得白发斑驳。

这世界上很多事情,不是说能看开就能看得开的,虽然我们嘴上说着不介怀,但每每酒过三巡之后,吐露出来的真心,却开始没能释怀。

 

现在,这个解释他终于等到了。老妈说,现在老爸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精神状态也不一样了。但我更希望的是,他能改掉酗酒的坏习惯,毕竟人上了年纪,何必自己为难自己。

 

有时候,我会想,究竟什么样的人才能称之为“朋友”?

很多时候,我们总是习惯于把身边经常出现的人称为朋友。偶尔跟别人打电话,也会说“我和朋友正一起在外面逛呢”。

我总觉得“朋友”这个词太过沉重,并不是谁都有勇气和资格去承担起这个词的重量。而身边经常与你相处的人,也不过只能称为同学、同事,或者熟人罢了。不能交心,何谈朋友。

真正的朋友,是不需要经常靠见面还有吃饭、K歌、逛街来维系关系和增进感情的吧。

朋友,不需要经常联系,但只要你需要,他们总是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哪怕不能到你身边,他们的关心和劝慰也会比父母亲人来得更快一些。很多时候根本无需言语,仅仅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他们就能知道你想说什么,想做什么。他们总是无条件的支持你,不问原因,甚至如果某一天你与全世界为敌,他们也会坚定地站在你身边,去反对和质疑全世界。

古人曾说:“千金易得,知己难求!”

所以,真正的朋友,一生能有一个就已经很难得了,若是你有好几个,那么我觉得你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没有之一。

 

一壶清酒,三两知己,红颜相伴,父母安康。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评论

热度(40)

  1. 我的轻博客顾尘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