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轻博客

Junhee_晴天:

余晖

燕子矶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么原生态了,造了个人造公园没啥可拍的,围着水泥墩临场发挥了下,至少不能辜负了这么美好的夕阳。

Miaka1231:

虚无的人生与人身  倒不如一杯清水

泛滥而动情   伤身亦伤生


光影处  一半明媚一半忧伤 

而你  只看到我明媚的一面


留待的忧伤  孤芳自赏

尚且欠缺的仍旧是知音一枚

Miaka1231:

那天迷路了,将近拍摄完的时候已发现不知身在何处。

这是一填海区域,周遭几百里都是荒无人烟的沙漠,再远些,是高于人头的藤枝与野草,密密麻麻的交叉生长,尽管这只是被遗弃等待开发的领域。

冬日的夜来得如此的迅猛,前一分钟还是斜阳落日后一分钟已被黑幕笼罩,静谧的带着一丝恐惧。一行人顺着仿若是原路的轨迹前进,却无法挣脱如影随形的枝蔓的缠绕。

不知道你是否懂得迷路的人的恐惧,找不到人的帮助,没有任何方向,好像都在被诅咒的圈内原地兜转,害怕是否还有不知名生物的出现,头顶偶尔有一两只乌鸦在哀鸣。那是密密麻麻的恐惧渗进内心的灵魂深处,越是着急越是没办法摆脱这个怪圈。

也曾想象若真走不出去也就将就着在这露宿一晚,以苍穹当被大地当床,你我窃窃私语也好大吼大叫也好也不会有人出现来指责你制造噪音妨碍公共秩序。或许还能歌唱一曲引来小动物们的围观与伴奏。你来跳舞我来观赏,好像在桃花源里过着不知时日的光阴。当然,这不切实际的幻想也就一闪而过就被打消了。人类的豁达还没到达在我们一行人身上,毕竟我们不是野外探险。

夜幕已经出现了星星,远方也看到遥远的公路上行走的车辆。最终,我们决定朝着那能看到的行走的光前进,尽管离我们有着一南一北的焦距,可总比无头的苍蝇强。信仰这东西,势必存在于每一角落,有了信仰才有希望才能将恐惧消除。你拉着我,我在前头等着你,默不作声,彼此的眼神开始又了期待。即使前路依旧漫长。

当晚,我们终究没有露宿在这个沙漠般的城市郊区,有点遗憾。


与寂寞有染.ikufoto:

  • 何必向不值得的人证明什么,生活得更好,乃是为你自己。


此女这身材,这气场,这长相,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