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轻博客

Junhee_晴天:

余晖

燕子矶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么原生态了,造了个人造公园没啥可拍的,围着水泥墩临场发挥了下,至少不能辜负了这么美好的夕阳。

Miaka1231:

虚无的人生与人身  倒不如一杯清水

泛滥而动情   伤身亦伤生


光影处  一半明媚一半忧伤 

而你  只看到我明媚的一面


留待的忧伤  孤芳自赏

尚且欠缺的仍旧是知音一枚

Miaka1231:

那天迷路了,将近拍摄完的时候已发现不知身在何处。

这是一填海区域,周遭几百里都是荒无人烟的沙漠,再远些,是高于人头的藤枝与野草,密密麻麻的交叉生长,尽管这只是被遗弃等待开发的领域。

冬日的夜来得如此的迅猛,前一分钟还是斜阳落日后一分钟已被黑幕笼罩,静谧的带着一丝恐惧。一行人顺着仿若是原路的轨迹前进,却无法挣脱如影随形的枝蔓的缠绕。

不知道你是否懂得迷路的人的恐惧,找不到人的帮助,没有任何方向,好像都在被诅咒的圈内原地兜转,害怕是否还有不知名生物的出现,头顶偶尔有一两只乌鸦在哀鸣。那是密密麻麻的恐惧渗进内心的灵魂深处,越是着急越是没办法摆脱这个怪圈。

也曾想象若真走不出去也就将就着在这露宿一晚,以苍穹当被大地当床,你我窃窃私语也好大吼大叫也好也不会有人出现来指责你制造噪音妨碍公共秩序。或许还能歌唱一曲引来小动物们的围观与伴奏。你来跳舞我来观赏,好像在桃花源里过着不知时日的光阴。当然,这不切实际的幻想也就一闪而过就被打消了。人类的豁达还没到达在我们一行人身上,毕竟我们不是野外探险。

夜幕已经出现了星星,远方也看到遥远的公路上行走的车辆。最终,我们决定朝着那能看到的行走的光前进,尽管离我们有着一南一北的焦距,可总比无头的苍蝇强。信仰这东西,势必存在于每一角落,有了信仰才有希望才能将恐惧消除。你拉着我,我在前头等着你,默不作声,彼此的眼神开始又了期待。即使前路依旧漫长。

当晚,我们终究没有露宿在这个沙漠般的城市郊区,有点遗憾。


长腿叔叔:

曼谷大皇宫,满城尽是黄金甲。

向来不会刻意的去朝拜一座庙宇,包括前些年的青藏之旅。背着一个大大的行囊,怀揣着一颗去寻访,去收获的心,却用了“空”的概念,穿起了由南向北以及由北向南的禅宗之路。

曼谷佛教历史悠久,东方色彩浓厚,佛寺庙宇林立,建筑精致美观,以金碧辉煌的大皇宫、馏金溢彩的玉佛寺、庄严肃穆的卧佛寺、充满神奇传说的金佛寺、雄伟壮观的郑王庙最为著名。

曼谷是世界上佛寺最多的地方,有大小400多个佛教寺院。漫步城中,映入眼帘的是巍峨的佛塔,红顶的寺院,红、绿、黄相间的泰式鱼脊形屋顶的庙宇,充满了神秘的东方色彩,和尚、尼姑在街上慢慢行走,逐家化缘,成为曼谷街头的特有景观。

大皇宫位于首都曼谷市中心,是曼谷王朝的象征。大王宫景色极为精彩,和玉佛寺合称为曼谷的标志。泰国的寺庙是泰人公认为最神圣的地方,因此凡入寺庙者必须衣着端庄整洁。进入佛殿必先脱鞋,脚不可踩踏门槛,一定要记住哦。


长腿叔叔:

一直以来对公路有着莫名的依恋,无论是前些年从浙江小城长驱至青藏高原,还是从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的文字里体会到“在路上”的状态,心中一直在追忆走遍万水千山的足迹。不见尽头的公路,不禁的对生命敬畏起来,对人生探究开来。收藏一路美景,感念生活的琐屑,流逝的是悲伤,沉淀的是快乐与释然…甚至,我和朋友一块创立的网络电台,也叫做9号公路。美国1号公路(Route One USA)被称为是世界上最美的公路。美国公路孤独而美丽,比如被称作“全美最孤独的公路”50号公路;“母亲之路”66号公路。